丹斯里拿督阿玛黄文彬精神奖

丹斯里拿督阿玛黄文彬
 

第二届


第一届黄文彬精神奖,陈毓干为华校鞠躬尽瘁,
荣获丹斯里拿督阿玛黄文彬精神奖


一九六八年,因多年的教育有方,陈氏受中中校董部一致推举出任古晋中华第一中学校长。陈氏掌校期间,不但校风好,学生的成绩也相当辉煌,所培养的学子无数,可说桃李满天下……

“家庭是儿童最重要的社会化单位,具有培养品德习惯,启发智能,发展健全人格等重要的功能,家庭教育是学校教育与社会教育的基础,家庭教育的偏差的形成青少年问题行为最重要的因素。”

陈毓干先生,原名震,是广东梅县人,于一九一四年生于泰国曼谷。当年,陈毓干是在曼谷进德小学接受华文教育。一九二四年,陈氏年十岁,便随父母踏上中国国土。

而后,进入梅县县立及广益中学,继续完成高初中教育,度过六年中学校岁月。

陈毓干高中毕业后,成功考进苏州东吴大学,主修理科。因对教育的偏爱,向上心强的他,在该大学毕业后,又远离家乡,拜别家人,只身进入日本东京高等师范学校接受作为人师的教学课程。

那个期间,经济来源均由其兄长负责。陈毓干先生兄长为陈毓秀,原名冽,比陈毓干先生长十岁,也是一名热忠教育者,斯时执教于广州大学附中,出任化学科导师。

在中日战争爆发后,陈氏兄弟俩搬到香港,被迫弃教从商。

虽然出身为教育界人士,但是在商业方面,陈毓干两兄弟并不逊色于他人,商业圈子广阔,往来于香港、印尼的雅加达和新加坡等地;从事包括报业、布匹与款汇等行业。

于一九五四年及一九五五年前后,时因业务所及,也曾踏足砂州国土。但是,那个时候为了生活,陈氏并没有刻意有个长远的落地企望。后来,在经商期间偶遇同乡,受其影响下,于是往来砂州频繁,才辗转于古晋诗巫两地。

再次与教育结缘


经过一段经商岁月,因对面场无所眷恋,陈氏又重新选择执教鞭。当时陈氏受聘于古晋中华第二中学,在郑西谷校长掌校之下,出任几何科老师。

或许应该相信缘是天定的,就这么一呆,陈氏就从此开创了他往后的教育生涯,为教育界
作出无限贡献。

一九六八年,因多年的教育有方,陈氏受中中校董部一致推举出任古晋中华第一中学校长。陈氏掌校期间,不但校风好,学生的成绩也相当辉煌,所培养的学子无数,可说桃李满天下。陈氏在一中掌政了十年,给他凝聚了丰富的教学与行政的经验,尤其是对独中的经济环境、师资的教学素质和教材甄选的弹性。

所谓岁月不留人,陈氏于一九七七年荣休,但依然是退而不休。由于陈氏掌校期间的表现和才华,受中中校董会十四社团的代表推举出任中中秘书长高职,而在任期间,表现相当标青,受人敬仰。

于一九九三年,因年事已高,方功成身退。

德高望重的教育家


陈毓干先生是位为人谦虚,处变不惊,秉公处事和德高望重的教育家。此外,陈氏也是位对公事家事划分严明,而又能两相兼顾的负责任和有纪律的长者。

陈氏拥有一女四男及一谊女,均为大学毕业生,也已在本国及外国的商业领域大放光芒,为社会作出贡献,对公务事业,陈氏更曾任古晋客属公会及陈氏公会副主席及现任砂劳越(古晋)嘉应同乡会名誉顾问。

陈氏对于教育的热心,从来没减少过,对家庭教育也有独特的见解。他曾经表示:“家庭是儿童最重要的社会化单位,具有培养品德习惯,启发智能,发展健全人格等重要的功能。家庭教育是学校教育与社会教育的基础,家庭教育的偏差是形成青少年问题行为最重要的因素。”

此外,虽然已功成身退,但是他对教育的发展依然关心至上,对于作为一个老师所应具备的态度时,更说道:“教育仍国家之本,一个国家富强,培养有素质的人民和社会国家经济繁荣,教育是原动力,也扮演着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。因此,作为人师,在配合国家的教育政策,一定要时常充实自己,不断求进步,才能把新科学知识传授给学生,为国家培养需要的人才。教师应该虚怀若谷,谦虚好学,不断进修,吸取新知识,追求新思想,新观念,简历浓郁的学习风气,树立好的模范。若自满自足,故步自封,不革新,不求上进,肯定会沦为时代的落伍人。”

如今,陈毓干先生虽年已八十八高龄,但他起居饮食,恒有规律,愿他过去的教学历程能带给大家学习的典范。


(编按:陈毓干老先生已经在公元二零零二年二月与世长辞)

一身为华教贡献,取得卓越成就,陈毓干荣获首届黄文彬精神奖,当之无愧。
 
 
 
 
   
Back